2018白小姐玄机精密图

央行的數字貨幣呼之欲出

2019-08-19 16:13| 來源:未知

央行的數字貨幣呼之欲出



  實際上,我們不預設技術路線,也就是說,在央行這一層我們是技術中立的……無論你是區塊鏈還是集中賬戶體系,是電子支付還是所謂的移動貨幣,你采取任何一種技術路線,央行都可以適應。
 
  8月10日,在第三屆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上,中國人民銀行支付結算司副司長穆長春介紹了央行法定數字貨幣的實踐DC/EP(DC,digital currency,數字貨幣;EP,electronic payment,電子支付),引發了社會的廣泛關注。
 
  01
 
  開了5年的花,要結果了嗎?
 
  要知道,中國人民銀行從2014年起就開始了對央行數字貨幣的研究,到現在已經有5年時間了。不過,由于央行數字貨幣的推出可能給整個金融系統帶來前所未有的影響,因此央行對此極為謹慎。而穆長春卻在演講中稱:“央行數字貨幣現在可以說是呼之欲出。”這其中的意味引人深思。
 
  說什么話很重要,但更關鍵的是說話的人是誰。一段時間以來,央行支付司副司長穆長春被視為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姚前的繼任者。例如騰訊《一線》就曾經報道過,在2018年10月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前所長姚前卸任后,多位接近監管人士稱,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一職將不會指派專人來擔任,或將由央行支付司副司長穆長春來兼任。雖然時隔大半年,并沒有公開的委任信息出來,但從目前由穆長春作出相關發言來看,他應該已經在負責相關事宜了。
 
  說話的時間點也極為關鍵。央行數字貨幣研究了5年,每一年的公開信息都給人們無限的期待與遐想,但每一年都停留在‘研究’而非‘實踐’,更不要說是‘落地’的路上。為什么要在這個時候說‘呼之欲出’呢?或者說,為什么在這個時候說‘呼之欲出’能引起如此大的關注呢?這與Libra有很大的關系。
 
  2019年6月,美國科技巨頭Facebook的數字貨幣項目Libra白皮書橫空出世,在全球引發了巨大的波瀾。中國學術界、央行內部人士也對此表示出了極大的關切。有專家指出,Libra一旦得意推行,或成為美元霸權進一步侵略和延伸的工具。在這個關鍵節點,央行在2019年下半年工作電視會議時強調,要‘加快推進我國法定數字貨幣(DC/EP)研發步伐,跟蹤研究國內外虛擬貨幣發展趨勢,繼續加強互聯網金融風險整治。’
 
  可以說,雖然央行數字貨幣已經研究了5年之久,但這是第一次在央行內部得到這種級別的重視。
 
  02
 
  穆長春演講與姚前文章的區別
 
  穆長春的這篇最新演講值得我們認真閱讀。不過最重要的,是要讀出和姚前觀點的區別。從這些區別中我們可以看出,央行對數字貨幣的研究出現了怎樣的觀點轉向,其判斷發生了哪些變化。(相關閱讀: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原所長姚前:虛擬貨幣要“去虛擬”)
 
  一個最為明顯的轉變是對區塊鏈技術的態度。與熱衷于技術革命的姚前不同,穆長春更注重于對貨幣和金融系統本身的理解和闡述。
 
  在演講中穆長春提到:“實際上,我們不預設技術路線,也就是說,在央行這一層我們是技術中立的……無論你是區塊鏈還是集中賬戶體系,是電子支付還是所謂的移動貨幣,你采取任何一種技術路線,央行都可以適應。”也就是說,央行數字貨幣并不一定采用區塊鏈技術。
 
  這種態度也傳導到了對智能合約的態度上。穆長春強調,雖然央行數字貨幣可以加載智能合約,但所具有的貨幣職能(交易媒介、價值儲藏、計賬單位)決定了,如果其加載了超出其貨幣職能的智能合約,就會使其退化成有價票證,降低可使用程度,會對人民幣國際化產生不利影響。他指出,央行可以加載有利于貨幣職能的智能合約,但對于超過貨幣職能的智能合約會持比較審慎的態度。
 
  另一個重要變化是,強調央行在央行數字貨幣體系中的‘中心’地位。穆長春指出,雖然加密資產的自然屬性是去中心化,但央行數字貨幣的DC/EP一定要堅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之所以做出這樣的決定,是為了保證并加強央行的宏觀審慎和貨幣調控職能,并避免指定運營機構貨幣超發。
 
  更有意思的是,穆長春認為采取雙層體系發放兌換央行法定數字貨幣,有利于抑制公眾對于加密資產的需求,鞏固國家貨幣主權。
2018白小姐玄机精密图 新11选5稳赚 百搭二王手机官网 广东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一分快三怎样稳赚 齐天大圣打鱼游戏 时时彩龙虎微信群2.1 摇骰子稳赚 128棋牌网址 500彩票极速快三网址 山东时时是什么意思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