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白小姐玄机精密图

俄羅斯文學為什么群星閃耀?

2020-01-29 16:29 | 來源:未知

俄羅斯文學為什么群星閃耀?

上周,俄羅斯總理梅德韋杰夫在俄羅斯國家電視臺宣布他和政府全體辭職。消息一出,迅速引發世界廣泛關注。俄羅斯國內政治,連同這個國家一起迅速成為焦點。政治上的俄羅斯令人捉摸不透,充滿不確定性,而文化上的俄羅斯,有人覺得是沉郁的、浪漫的。俄羅斯文學尤其令人矚目。在其文學史上,有“白銀時代”之說,它于20世紀30年代由詩人奧楚普明確提出,被用來指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的俄羅斯現代主義詩歌。那是俄羅斯文化開放并不斷綜合的時代。

當時,現代主義潮流興起、發展于歐陸,其“推陳出新”(龐德語)的特質展現在各領域的極速革新之中。不管是文學、繪畫、戲劇,還是音樂、雕塑、電影,無一不在尋求新的表達理念與方式,“標新立異”成為共同的追求。受時代潮流浸染,大約同一時期的俄羅斯同樣在進行現代主義變革。

隨著時代變遷,“白銀時代”一詞不僅被廣泛接受,且被泛化使用,同一時期的文學、繪畫、音樂,乃至哲學和思想均被冠以“白銀時代”的稱謂,形成一種特殊的文化現象,這一時期也被后人視為俄羅斯現代主義文化變革的序幕而被研究。

俄羅斯文學為什么群星閃耀?談談它的“白銀時代”

關于俄羅斯文學,書評君曾于2019年4月刊出俄羅斯文學在中國專題。

僅就詩歌而言,“白銀時代”主要有三大現代主義流派,象征派、阿克梅派和未來派,更是出了一眾著名詩人,如勃洛克、阿赫瑪托娃、曼德爾施塔姆、馬雅可夫斯基、茨維塔耶娃等。這一時期的詩人對后世影響巨大,最顯著的例子也許就是1987年諾獎得主布羅茨基。在隨筆中,布羅茨基對阿赫瑪托娃、茨維塔耶娃、曼德爾施塔姆進行了詳盡分析,并以此表達了崇敬之情。

“白銀時代”這一文化極度繁榮時期得以出現,受到了哪些因素影響?三大現代主義流派有怎樣的詩學主張,彼此之間又是怎樣的關系?“白銀時代”各藝術門類之間又是如何互相影響的?借《白銀時代詩歌金庫》出版的契機,我們就以上問題采訪了譯者鄭體武,以較為詳細地展現“白銀時代”的整體面貌和特征。

俄羅斯文學為什么群星閃耀?談談它的“白銀時代”

鄭體武,上海外國語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主要從事俄羅斯文學的教學、研究與翻譯。出版有《俄國現代主義詩

采寫 | 新京報記者 張進

俄羅斯文學為什么群星閃耀?談談它的“白銀時代”

 

《白銀時代詩歌金庫》(男女詩人兩卷)作者: 曼德爾施塔姆、安娜·阿赫瑪托娃 等 譯者:鄭體武 版本:浙江文藝出版社·可以文化 2020年1月

01

“白銀時代”,一個比喻

新京報:文化極度繁榮的“白銀時代”在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的俄國之所以可以出現,受到了哪些因素的影響?

鄭體武:在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不只俄羅斯,整個歐洲、甚至整個世界都處于轉型和變革時期。尤其是法國,作為歐洲藝術中心,早在十九世紀末期,或者再稍早一點,法國的文化藝術已經在發生變革和轉型,現代主義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

屬于現代主義的第一個流派是象征主義,有正式宣言是在1886年。當然,現代主義潮流的實際發生,要早于宣言問世的時間,可以追溯到波德萊爾。波德萊爾去世后,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在象征主義沒有正式宣告誕生時,人們對波德萊爾的看法也不一致,當時很多人認為他還是現實主義的。

俄羅斯文學為什么群星閃耀?談談它的“白銀時代”

 

波德萊爾(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1821年4月9日-1867年8月31日),法國十九世紀現代派詩人,象征派詩歌先驅,代表作有《惡之花》等。

到了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文化藝術領域發生變革,甚至科技領域,比如物理學的很多理論(相對論、量子理論)也都大體上出現在這一時期。這是一個時代氛圍,歐洲如此,俄羅斯如此,中國也如此。

中國文學發生轉型,一般說是1919年的“五四運動”,實際上,中國文學發生的變革在“五四運動”之前就開始了。1898年前后相繼發生的詩界革命、文界革命,宣告了中國文學的變革。日本文學也如此。

從文學內部看,俄國詩歌發展到這一時期,遇到了表達危機。這與當時的時代氛圍有關。1881年,民意黨人刺殺了沙皇亞歷山大二世,隨后政府對革命民主力量進行反撲,社會進入壓抑期,文學便需要尋求曲折隱晦的表達手段,象征主義的美學主張正符合了這一需要。再者,前人傳統的表達方式已經走到極致,也要求革新。第三,象征主義在俄國也有本土土壤,可以追溯到丘特切夫。

新京報:是否可以將“白銀時代”視為俄羅斯詩歌(或說文學、乃至藝術)的“現代主義”時代?當時最有代表性的三個流派,象征主義、阿克梅主義和未來主義具有怎樣的詩學主張,之間的關系又是怎樣的?

鄭體武:“白銀時代”大體上就是1890到1917年,或者1892到1917年,共二十幾年。在這不到30年的時間里都發生了什么呢?1890年代,俄國象征主義登上舞臺,比法國的讓·莫里亞斯以宣言的形式宣告象征主義誕生的時間晚六年。這是俄國象征主義的第一代,以彼得堡的梅日科夫斯基夫婦、明斯基、索洛古勃和莫斯科的勃留索夫、巴爾蒙特為代表,這是老一輩。二十世紀初,出現第二代象征主義,以彼得堡的勃洛克、莫斯科的別雷等人為代表。

俄羅斯文學為什么群星閃耀?談談它的“白銀時代”

 

亞歷山大·勃洛克(1880-1921),俄國象征主義最杰出的代表,俄國詩歌史上繼普希金之后的又一高峰,阿赫瑪托娃稱他為“二十世紀的里程碑”,馬雅可夫斯基稱他代表了“一整個詩歌時代”。

第一代受法國的影響更重一些,尤其是受波德萊爾的影響更重,第二代本土色彩更強。1910年左右,俄國象征主義出現了危機,作為有組織的一場文學運動逐漸走向解體。其中的原因,有象征主義團體內部的,另外也受到新崛起的兩個新流派的挑戰,一個就是阿克梅主義。

象征主義、未來主義是歐洲或世界性的文學流派,但阿克梅主義不一樣,別的國家沒有叫阿克梅主義的,從名稱上來看,它是俄羅斯獨有的,但這并不等于說它僅是俄國的現象,跟世界文化沒有關聯,實際上它受到法國巴那斯派的影響。在俄國國內,也受到象征派的影響。阿克梅派的多數成員早期都參加過象征主義流派的活動,甚至本身就是象征派中的一員,不過后來出于各種原因,他們脫離了象征派,自己拉起一干人馬,樹起了阿克梅主義的大旗。

阿克梅主義對待象征主義是揚棄的姿態,一方面承認自己繼承了象征主義的某些東西,另一方面,也要摒棄象征主義的一些弊端。主要摒棄的一是女性化,一是抽象,還有象征主義慣用的隱喻、象征。阿克梅主義要求回歸事物本身,玫瑰就是玫瑰,桌子就是桌子,蠟燭就是蠟燭。

而象征主義說,桌子不是桌子,蠟燭不是蠟燭,而要暗示背后的所謂本質。比如說蠟燭,一經點燃,就可能暗示欲望、情欲之類,藍天可能暗示理想。雖然阿克梅主義要回到事物本身,但是注意,不是回到現實主義。

學界一般認為,阿克梅主義早期宣稱的現實和現實主義的一手的真實不一樣,而是二手的真實。二手的真實從哪兒來?就是受法國巴那斯派的影響。巴那斯派喜歡寫建筑、雕塑這一類藝術作品,這是二手材料。這類寫作喜歡追求冷靜、有分量、有觸感的那樣一種感覺。這是阿克梅主義。

俄羅斯文學為什么群星閃耀?談談它的“白銀時代”

 

安娜·阿赫瑪托娃(1889-1966),1907年發表處女作,后參加阿克梅派,是該流派中唯一得到勃洛克肯定的詩人。代表作品有《黃昏》《念珠》《白色的畜群》《沒有主人公的敘事詩》《安魂曲》等。

1964年獲意大利“埃特內·塔奧爾米諾”國際詩歌獎,1965年獲英國牛津大學名譽博士學位,被譽為“俄羅斯詩歌的月亮”。

未來主義(對象征主義)的批判更加兇猛,幾乎就是否定一切,要把從普希金一直到勃洛克、阿赫瑪托娃,統統從“現代主義輪船”上拋下。象征主義在詩歌舞臺上大約活躍了20年,后面將近10年的時間是未來主義和阿克梅主義的天下。后來,1917年十月革命爆發,整個現代主義流派作為有組織的文學運動便不復存在。二十世紀二十年代,直到三十年代初,有些“白銀時代”幸存下來的詩人還在寫作,還因循著原來的寫作慣性,到1934年后社會主義現實主義便一統天下了。

“白銀”是個比喻的說法,不是科學概念。按照文學史的分期,應該叫“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蘇聯時期確實有過“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這樣的教研室、研究室。這說明在學界是把這段時間作為單獨的一個“斷代”來研究的。

為什么單獨列出來?因為它有它的特點。曾經,“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只被視為整個十九世紀古典文學中的最后一個階段。蘇聯解體后,學術界的看法發生變化,認為“白銀時代”是一個轉型時期,而且是現代主義的繁榮時期,不應放在古典主義的最后一個階段,而應該放在二十世紀的第一個階段,作為新時代、新世紀的序幕。

02

詩人群星閃耀的時代

新京報:就像你剛才所說,“白銀時代”是一個比喻性的說法,但后來這個詞被廣泛使用,突破了詩歌界,而被整個藝術界、乃至哲學、思想界所使用。其中的原因有哪些?

鄭體武:作為一個比喻性的稱謂,“白銀時代”為什么被學界和廣大讀者接受了,這是很有意思的問題。

俄國有“黃金時代”,它有兩層意思,一是俄國文學的黃金時代,指的是整個十九世紀,從普希金到契訶夫。還有一種“黃金時代”,指的是俄國詩歌的“黃金時代”。詩歌的“黃金時代”指的就是“普希金時代”,時間大約有20年。但俄國詩歌的“黃金時代”這個說法,只在學界內部使用,學界以外很少用。我們看到的學術界寫的書,往往會用“普希金時代”或者“普希金及其周邊”,或者“普希金詩人群”等。

但與此形成反差的是,“白銀時代”這個稱謂卻不脛而走。“白銀時代”這四個字,大約是1932或1934年,由晚期阿克梅派詩人尼古拉·奧楚普第一次提出。由于奧楚普是流亡西方的,西方的斯拉夫學界(也就是俄國文學界)很快接受了這一概念,但蘇聯本土拒不接受。因為西方學界在用這個概念時,把流亡西方的、反蘇的(意識)裝了進去,蘇聯本土覺得這個詞意識形態色彩太濃。蘇聯解體后,這個概念迅速被接受,且把這一概念的使用非常嚴重地泛化。

當初奧楚普用“白銀時代”指的只是現代主義詩歌,但這一概念被接受后,馬上被用在文學上,又用在音樂、繪畫、戲劇上。原因可能是大家覺得這個概念好。

現在使用“白銀時代”跟意識形態因素沒有關系,主要是因為方便,“白銀時代”四個字簡明扼要,又很形象。如果不用,那只能用“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這就很累贅、很平淡,不容易引起關注。而且“白銀時代”的詩歌是很正宗的,就更有理由被廣泛應用。

此外還有一個原因。在“黃金時代”,普希金一枝獨秀,講“普希金時代”就把“黃金時代”涵蓋了。但“白銀時代”不是這樣。那個時代有若干個詩人群體,群星閃耀,而且很多大詩人互不相讓,因此很難用一個詩人的名字概括。

2018白小姐玄机精密图 北京金夆配资 怎么用算式来计算股票涨跌 淘操盘 荣耀配资 泸州老窖股票行情 国内股票配资实盘排名 股票融资融券是好是坏 久联优配 全国排名前十的理财平台 做股票分析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