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白小姐玄机精密图

中國金融發展新常態下的七大新趨勢

2020-02-02 19:53 | 來源:未知

中國金融發展新常態下的七大新趨勢

對中國金融業的風險現狀和未來前景,都需要全面看待,既要高度關注和防范風險,更要認識到金融發展滯后仍是經濟發展中的突出矛盾。發展是金融安全的最大保障,不發展仍是金融安全的最大風險。

近期,無論是“經濟金融進入下行‘清算’期”的嚴厲表述,還是“金融業感覺到的痛苦才剛剛開始”的謹慎判斷,都表明中國金融發展(港股03623)將真正進入一個新階段與新常態。

在這樣一個已經徐徐展開的新階段與新常態的畫面中,我們可以略微窺探出未來中國金融發展的若干大趨勢。

趨勢一:中國金融增加值占比的峰頂已過,金融業高利潤時代逐漸結束。

當前,銀行體系創造貨幣的速度正在放緩,貨幣存量增速(廣義貨幣增速)也有望逐步下行,M2增速已連續多個月份保持在10%以下,未來甚至不排除會低于名義GDP增速,這將真正使貨幣政策回歸穩健中性,打掉各類資產泡沫持續擴大的貨幣基礎。上述格局在未來有可能繼續發展,其結果是銀行間拆借的活躍度會持續下降,資金緊密運行的態勢將會持續存在。這會促使各金融機構更加精準地調控自身的資金需求,提高資金管理的水平,更會帶來一大批中小銀行、中小金融機構的合并重組。

同時,隨著金融業回歸服務實體經濟本源,以及中國經濟轉型升級的推進,金融業的服務對象越來越多地集中于準公益性產業和社會基礎設施領域,金融業大概率將進入一個合理利潤或較低利潤階段。

趨勢二:金融市場結構將得到進一步優化,直接融資將進入快速發展期。

中國金融體系正在發生非常深刻的變化,各個金融市場互聯互通狀況日益改善,由此帶來的是,金融資產的結構也隨之發生著重大改變,從過去的融資為主逐步過渡到融資和財富管理(資產管理)并重的格局。

盡管當前社會融資結構仍以銀行信貸為代表的間接融資為主,但以股票債券為代表的直接融資比重將逐年顯著上升。從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結構變化趨勢來看,直接融資存量的比重在逐年增加;從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結構變化趨勢來看,直接融資增量的比重也在顯著增加。因此,未來中國金融市場結構可能正處于從銀行主導型向市場主導型轉變的過程中。

趨勢三:金融機構將在激烈競爭中尋找優勢和特色,實現錯位發展。

近年來我國金融業的行業格局已發生顯著變化,這主要表現在:第一,同業競爭日益白熱化,國內銀行業法人機構超過4000家,各類金融機構超過2萬家,同質化競爭嚴重。第二,新興金融科技企業跨界進入支付結算領域,并從事實質性的存貸款業務,互聯網金融的市場滲透率已接近40%,存款搬家至互金公司金額超2萬億元,網絡貸款交易規模超1萬億元。第三,利率市場化導致銀行利差收窄,傳統盈利模式難以為繼。2016年銀行業凈息差降至2.22%,為歷史最低水平。為應對競爭,獲得新的利潤增長點,各家商業銀行紛紛轉向綜合化經營,憑借多元化產品和服務重塑競爭力。

展望未來,多元化的小型金融機構將會蓬勃發展。小微企業、創新企業只能由創新型小型金融機構來對接。這些蓬勃發展的小型金融機構完全有可能納入政府“大監管”范疇之內。金融回歸服務實體經濟的初衷,就要求金融機構能夠為各類客戶提供多元化、有特色的金融服務。

趨勢四:加強金融監管是糾偏,金融過度自由化將得到矯正,強監管、嚴監管將持續并成為常態。

總體來看,國內經濟仍處于新舊動能轉換的節點,區域、行業和企業分化加劇,市場主體高杠桿率和高負債率潛藏系統性風險。去產能、清理“僵尸企業”和變相“逃廢債”等帶來的金融風險不容忽視,銀行業信貸資產質量管控形勢依然嚴峻。股市、債市、匯市聯動,跨市場、跨行業交叉風險增多,金融市場波動加劇,對銀行流動性風險管理和市場風險管控提出更高要求。

從監管者角度看,對于風險防控的高壓態勢將持續很長一段時間,金融監管的各項標準將更加嚴格。監管部門將對資管、理財、同業等交叉性產品實行穿透原則,嚴防金融機構加長企業融資鏈條、增加融資成本、加劇資金脫實向虛等問題,做實并表監管,防止監管套利。宏觀審慎評估體系(MPA)將持續升級,房地產調控力度不減、各項措施密集出臺,對銀行資產配置和風險管控形成挑戰。巴塞爾協議Ⅲ對資本管理、流動性風險管理等方面提出了更高要求,銀行業資本內生增長能力已難以支持規模快速擴張的粗放式發展模式,銀行業需要滿足更高的資本充足率要求和總損失吸收能力。

趨勢五:服務實體經濟、服務國家戰略、服務地區發展、服務客戶痛點和癢點的金融創新仍將得到鼓勵和大發展。

從宏觀戰略層面看,供給側改革、“一帶一路”倡議、三大地區發展戰略等國家重大發展布局需要金融體系及金融創新的大力支持,實體經濟領域有大量需求需要金融體系來提供高效的供給。

從經濟結構升級和經濟動能演化層面看,新經濟要求銀行不斷創新服務模式。當前消費對我國經濟增長貢獻已逐步提升至65%,戰略性新興產業和共享經濟等領域快速發展,文體娛樂、教育醫療等新業態蓬勃興起,經濟新舊動力切換、新舊模式轉換加快。銀行業在告別過去普遍性、總量增長機會的同時,也迎來了細分領域、結構性機會的發展商機。小微企業、“三農”、民生等領域金融需求還遠未得到滿足,二維碼支付、消費金融、直銷銀行等成為創新服務的有效方式。

隨著金融市場的不斷完善、利率市場化的深入推進和移動互聯網等技術進步,金融脫媒加劇,客戶行為也在發生著深刻轉變。

對公客戶融資選擇日益多元化,傳統信貸需求下降,直接融資快速發展,且“輕資本、輕資產”的客戶轉向模塊化、訂制化、綜合化服務,要求銀行提供更加符合行業特性的解決方案。

個人客戶方面,投資渠道也日益多元化,理財需求強烈,促使資管類等高收益產品快速發展的同時,對傳統存款業務造成很大的沖擊。年輕客戶對移動化、場景化和人性化的期望和要求日益增加,利用數字化渠道獲取金融服務成為主流,客戶行為分化和忠誠度下降,倒逼各家銀行拿出差異化的客戶定位和營銷服務方案。

未來,金融機構只有找到客戶“痛點”,用創新的產品和服務來解決這些“痛點”,才能留住客戶,實現可持續發展。

趨勢六:金融科技發展進入爆發期。

大數據、云計算、區塊鏈、人工智能等新技術快速發展,推動金融科技公司迅速崛起,也為金融業帶來重大機遇與挑戰。

金融業需要盡快吸收、應用并提升科技轉化能力和經營效率。如借助大數據分析,更加精準判斷客戶需求,從“盲人摸象”灌輸營銷轉向“數據驅動”精準營銷,提高銷售服務效率,深挖客戶價值;利用云計算提供更加低成本、高效率的財務和運營支持等。

新技術應用也會帶來數據風險和系統安全等問題,金融機構亟須提高對數據的整合、挖掘和管理能力,不斷夯實IT基礎,嚴防泄密風險,確保信息系統安全穩定運行。

趨勢七:金融業對外開放將更加穩健、有序推進而非盲目加快。

中國的金融業仍將進一步對外開放。只是,開放的步驟和節奏將會根據風險管控的形勢變化和國內實體經濟發展的需要,做適當的調整。人民幣國際化預計將會穩健放緩。

總之,金融發展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遵循金融自身的規律和服務實體經濟的大邏輯,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處理好發展與規范、創新、風險防范的關系,要始終堅持在發展中規范、創新和防范風險。

2018白小姐玄机精密图 欢乐真人麻将旧版2016 快三平台官网 加拿大28杀组合预测 基金配资比例 平安银行股票 手机麻将技巧 3d试机号30期开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 xd股票是什么意思 盈富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