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白小姐玄机精密图

機票越搜越貴,是大數據殺熟嗎?

2019-05-01 14:20| 來源:未知

機票越搜越貴,是大數據殺熟嗎?

近日,北京市消費者協會發布的大數據“殺熟”調查結果顯示,網購平臺、在線旅游和網約車等領域成為大數據“殺熟”的重災區。總體來看,在如今機票價格越來越透明的時代,依靠所謂的“大數據殺熟”進行加價銷售,越來越沒有生存空間,尤其是對主要依靠流量、航司傭金和信息服務費變現,獲客成本越來越高的平臺來說。
近日,北京市消費者協會發布的大數據“殺熟”調查結果顯示,網購平臺、在線旅游和網約車等領域成為大數據“殺熟”的重災區。
其中,OTA平臺等根據用戶的搜索頻率、消費習慣等判斷用戶對于機票、酒店的迫切程度,從而進行動態浮動加價,被列為了“大數據殺熟”的主要表現之一。
現實生活中,也的確有消費者反映,搜索時明明看到的機票價格很便宜,臨到付款時票價卻漲了,或者兩個人同時搜索同一個時間的同一航班,看到的價格卻不一樣。
到底是不是“大數據殺熟”?這要從機票價格的變化原理說起。
一張機票的價格由票價、燃油附加費、機場稅等組成。其中機票價格主要是由航空公司根據季節、運力、供需關系等因素統一調控。
航空公司是在民航局的審批下,制定每條航線的全價機票票價,并在全價機票的基礎上劃分出不同折扣的艙位。
這里說的艙位,并不是頭等艙、經濟艙這樣乘坐飛機時服務不同的物理艙位,而是指銷售機票時用來區別票價的銷售艙位(一般用不同的字母來劃分不同的子艙位),它是航空公司進行運價管理、控制機票價格的直接工具。
比如不久前國家公布“五•一”小長假增加到四天后的1小時里,去哪兒網上的機票搜索量就直線上升,機票價格也像火箭般迅速增長,1000多元的差價就發生在重新刷新搜索的短短零點幾秒之間。
這其實就是航空公司的航線收益管理員在后臺修改了熱門目的地的機票價格,也是他們工作的日常——在機票被瘋搶時放出價格高的子艙位、沒人買時放價格低的子艙位,追求的是每條航線上座率和收益之間的平衡。
再來說說機票價格是如何在攜程、去哪兒網等平臺上顯示出來的。消費者從搜索到下單,背后的過程其實很復雜。
確定不同的子艙位數量后,航空公司會將運價數據錄入GDS,包括攜程、去哪兒等平臺以及機票代理商,會從GDS系統查詢艙位及價格,并將結果展示給消費者。
GDS是全球分銷系統(Global Distribution System)的簡稱,專門幫航司提供庫存、運價和訂單的管理,國內航空使用的是中航信,國際較多是三大GDS運營商amadeus、sabre、travelport。
機票越搜越貴,是大數據殺熟嗎?
當消費者在平臺上輸入日期和出發及目的地后,平臺就需要向GDS調取相關數據,GDS隨后會展示所需航線下所有航班和這個航班每個艙位的剩余艙位數量給平臺或代理,而平臺給消費者顯示的,則是不同航司提供的不同航班。
消費者選定某一航班后,平臺需要再次向GDS反饋數據信息,GDS也需要和航司核對價格及艙位信息,航司會將最新的價格和艙位信息反饋給GDS,再通過GDS反饋給平臺,進而顯示到用戶手機上。
GDS數據準確率也不是100%,每一家航空公司都會選擇一家GDS做Host,做Host的這家GDS能拿到這家航空公司的數據是最準確的,而其他GDS都得通過做Host的GDS才可以拿到數據,這就存在二次數據傳輸和處理,就可能在數據傳輸或計算的環節出現差錯。
機票越搜越貴,是大數據殺熟嗎?
以去哪兒網為例,平臺上覆蓋68萬多條航線,每天有上億次查詢量,每次查詢需要搜索1萬個左右的艙位,對于艙位查詢來說,每天就有千億次查詢量。這些數據會在航空公司、GDS、代理商,甚至GDS與GDS之間流轉,每次請求數據都會依據節點的多少,速度有所不同,有時一個單向請求(比如需要不同航司不同航線組合的復雜拼接航班)就可能長達一分多鐘。
也就是說,如果你正在搜索的是一條熱門航線的熱門時段,如果從搜索到下單的時間過長,價格的確有變高的可能,因為在你考慮下單的這段時間,相對低艙位的機票已經被別人搶走(下單)了。
當然,變價不只是價格變高,也會發生價格變低的情況,比如航司發現銷售客座率低于預期時,就可能降價促銷。
此外,平臺每一次向GDS請求查詢數據,都是要支付查詢費用,并且價格很貴(比如去哪兒網每年支付的數據費用就是千萬元級別),所以很多平臺都會選擇隔一段時間查詢一次,并將查詢的數據放入緩存供給用戶。
這樣,消費者在OTA平臺搜索某一航班時,最先看到的可能就是系統中緩存的數據。而當他來到支付環節時,平臺會通過GDS,與航空公司的最新“庫存”進行匹配。如果該航班的相關艙位已售完,就會發出“該價位艙位已售完,請重新搜索”的提示,這樣一來也可能造成搜索時有票,支付時無票的問題,也就是技術緩存導致的庫存更新不同步。
因此,對去哪兒網等平臺來說,主要精力實際上是通過技術手段從GDS拿到更準確的數據,并減少從搜索到最后支付的時間段中變價的情況。比如對于一些用戶預訂比較多的熱門航線,會根據遠近時間或剩余艙位數量來控制緩存的時間,也就是增加向GDS數據請求的頻率,當然也意味著查詢成本的上升。
總體來看,在如今機票價格越來越透明的時代,依靠所謂的“大數據殺熟”進行加價銷售,越來越沒有生存空間,尤其是對主要依靠流量、航司傭金和信息服務費變現,獲客成本越來越高的平臺來說。
當然,不用大數據“殺熟”,卻可以用大數據進行精準營銷。據筆者了解,已經有航司和平臺在研究用戶畫像,根據每個用戶的需求偏好、購買習慣、購買偏好、行為特點,對特定產品進行定向投放,吸引購買和出行。

2018白小姐玄机精密图